发布日期:2012-4-26 16:46:34 发布人:管理员   信息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10580


视频载入中....

作者:乌鲁木齐县人民法院买彦军

    “爸,我上高中了,需要表。”他小心地低声说。

    当爸的抬头瞪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甩过来一块表。他小心地戴上了。

    那块表,是老上海。棱角早已被磨平了,表门也发黄了,上面还留着一道道被麦芒划出的沟痕。

    这块表对他太不合适了,表链很宽大,表就松松垮垮挂在他纤细的手腕上,大大的表壳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手腕。

    可他却很是欢喜。

    那时,街上正流行电子表。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他手腕上的表,常常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撩起衣袖看时间,亮出明晃晃时髦的电子表。

    终于,象是觉察到了什么,他手腕上的表不见了,可一到家表又回到了他的手腕上了。

    可父亲还是觉察了。

    一日,父亲从外面回来,手里攥着一打钱,可脸色很苍白。

    “拿去,买表!”父亲硬硬地说,把钱递给了他。

    当天晚上,他在父亲的衣服衣兜里发现了一张铅印纸条,那是一张验血单。父亲卖血了。他攥着那打钱在被窝里流泪了。

    第二天早晨,他起得很早。他用钱买了鸡肉、羊肉,做好了一切才去了学校。他的手腕上又挂上了那块旧表。

    他准时上课从不迟到,可那些戴着时髦电子表的同学却常常迟到,虽然他们的表走时精确。

    学末,他的成绩全班第一。

    他望着腕上的表,留下了两行青青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