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晚报】三起银行卡盗刷案,法院判决结果截然不同,他为啥能胜诉?

发布日期:2017-8-24 17:19:59 发布人:中级法院政治部   信息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6142


视频载入中....

  (乌鲁木齐晚报 饶俊华 通讯员 陈映红)银行卡被盗刷、网银被他人转账近几年储户状告银行的纠纷时有发生,那么在众多的诉讼中输赢关键在于什么呢?
  8月23日,乌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银行卡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乌市中院立案一庭副庭长、新闻发言人陈琛指出,对于银行卡纠纷案件中的博弈双方,持卡人及发卡银行举证能力成为银行卡纠纷案件中谁输谁赢的关键点。
  陈琛说,对于持卡人来说,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搜集并保留相关证据,造成在诉讼中面对银行对基本事实不予认可的情况无法举证,而将自己置于不利地位;对于银行而言,由于持卡人与银行相比处于弱势地位,法院往往将举证责任分配给提供格式合同的银行一方,其客观上往往很难举证证实持卡人存在过错,因此举证很关键。
  分析近两年来乌市两级法院审理的银行卡纠纷案件的特点,陈琛介绍,作为新类型案件,目前我国还没有制订专门的银行卡立法,当前调整银行卡法律关系主要依靠一般的民事立法进行,包括《合同法》、《民法通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即使与银行卡最为相关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也是规范银行卡本身而非规范银行卡纠纷的规章。因此在审判实践中,各地法院举证责任分配和处理标准往往不一致,对于相似的案例判决结果也存在差别。
  乌市中院民二庭副庭长陈映红说,近年来,因犯罪分子伪造持卡人的银行卡进行交易而引发的银行卡纠纷大幅度增长,此类纠纷往往同时涉及发卡银行、收单机构、持卡人、特约商户、制作伪卡进行交易的犯罪分子等多方主体,因此同一案件中法律关系错综复杂。目前我国各地法院在审理银行卡纠纷中处理标准不一,各种案件无前例可循,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分歧较大,各持己见,普遍对抗性较强,致使法院在审理该类型案件时很难通过调解的方式化解矛盾,调解难度大,调解率很低,一般都以法院判决结案。
  随着银行卡被盗刷案件数量的增长,各方当事人维权意识也在不断增强,事情发生后往往会选择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也会提起民事诉讼,因此在银行卡案件中大多存在民刑交叉问题,由此民事案件在审理过程中存在一定法律程序上的障碍。
  乌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还对外发布了多起银行卡纠纷典型案例。
  案例1、
  银行卡挂失后仍被伪卡境外盗刷
  持卡人有权主张银行赔偿存款损失
  2013年4月4日,王某在一家银行办理了个人活期储蓄开户业务,2015年8月王某某在此理财卡上存有163838.79元。
  2015年8月18日凌晨,王某手机接到15条银行短信,告知其理财卡在境外消费授权成功,实际消费金额以入账金额为准。王某于当天21时12分对该卡进行了电话挂失。
  次日,见银行卡无异常,王某办理了解除挂失手续,给该卡转入人民币175000元,以此卡向他人转账支出15200元,将余额161800元转出。谁知道在他准备转出此卡尚存的163576.28元未成功,他于是对该卡进行了永久挂失,银行受理了。
  2015年8月20日9时20分,王某的手机又接到了15条银行短信,告知其理财卡8月20日境外消费成功,消费金额合计为人民币163576.28元并已划出,王某理财卡余额仅剩262.51元。
  王某这次查询后发现,银行卡的钱真的只剩二百多元,之后与银行方就损失问题协商未果。
  此案进入诉讼程序后,法院进行了调解并作调解结案处理。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持卡人在银行卡发生异地或境外取款、消费情形,如从时间和空间上能够判断必然存在两张信息相同的银行卡在使用,在银行未举证证明诉争交易使用的银行卡为真卡的情况下,法院一般推定为非法复制的银行卡即伪卡在交易。此案中,持卡人在收到涉案借记卡境外产生消费的短信提示后即向发卡行告知了该情况,并办理了口头挂失,但发卡行作为专业机构并未在第一时间提示持卡人提高警惕并继续采取相应补救措施而造成持卡人经济损失的实际发生,因此持卡人有权主张发卡行赔偿其银行卡账户存款的损失,在审
判中持卡人如有请求发卡行赔偿其存款损失的,应以实际损失(包括利息损失)为限。
  案例2、
  使用互联网支付银行卡被盗刷
  持卡人未尽到安全保护措施败诉
  摆某的手机绑定了一张银行卡,并使用该手机的号码设置微信,同时在手机中申请了QQ账号,其建立有两个微信群。其中有人数达百人的红包群,有陌生人将摆某拉进该微信群,摆某对其中的成员均不认识,但摆某常年在该群中抢、发红包。
  此外,摆某本人创建了一个16人的熟人微信群,也时常发送红包。
  2016年7月19日下午17时左右,摆某银行卡内资金被人以QQ账户转账的形式,通过深圳财付通公司的同一交易设备终端连续支出七笔合计9000元。摆某遂以其银行卡被盗刷为由向银行提出索赔要求,遭到银行拒绝后,摆某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了摆某某的诉讼请求。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互联网支付的特点是无需借助银行卡物理载体本身,仅凭借持卡人的身份信息、银行卡信息及实时动态验证码即可在网上支付平台完成交易。
  在此过程中,银行对持卡人及银行卡“面对面”的审核义务彻底丧失,取而代之的是支付平台对持卡人及卡片相关信息的“非面对面式审核”,极大地增加了银行卡盗刷风险。银行向摆某提供的涉案银行卡系芯片卡,安全系数较高。涉案银行卡绑定了摆某的电话,9000元也系通过QQ号转账,银行提供证据证明资金转出的QQ号与资金转入的QQ号系在转账前132天加为好友的帐号。交易设备为两个QQ号共同设备,客户名下微信老帐号与资金接收方王某名下微信的老帐户也是相互加为好友,交易地亦为客户手机归属地。摆某涉案银行卡9000元是通过第三方平台,在满足支付条件(即输入手机验证码及交易密码等)的情况下,银行按照其与第三方平台的约定及持卡人的指令进行转账支付。
  摆某作为持卡人,未尽到妥善保管银行卡密码、第三方交易平台的登录密码、交易密码及短信验证码等安全保护措施,故银行不存在违约行为,亦无过错。
  案例3
  涉嫌异地伪卡交易犯罪
  刑案侦破不影响民事纠纷审理
  袁某在一家银行办理了一张银行卡,2016年6月17日中午,其发现有人在菲律宾取走其银行卡上35198.52元,袁某立即打印了清单及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6年6月22日,沙依巴克区公安分局对袁某银行卡涉嫌诈骗一案立案侦查。期间,袁某与银行多次协商退款未果,遂诉至法院。
  最终,法院判决银行承担上述款项的支付责任。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袁某办理的是借记卡,其与银行存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
  此案涉嫌异地伪卡交易犯罪,袁某基于其与银行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有权要求银行支
付被盗刷的储蓄存款。即使公安机关已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但袁某与银行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本身不涉及犯罪,刑事案件的侦破与否并不影响本案民事纠纷的审理。
  银行主张此案应适用“先刑后民”原则中止审理的意见有悖于法律规定,银行应当对袁某银行卡被盗刷系因袁某对银行卡信息及密码未尽到妥善管理义务负举证责任,在其举证不能的情况下,应当自行承担不利后果。

                                                                            

                                                        责任编辑:路理